分类:只言片语

轧马路

由于经常远离繁华地段去轧马路,结果发现几乎找不到吃的饭店路上看到我老外在便利店门口啃面包,心想我应该不至于如此落魄以致于走过N条小巷后看到一群京都大学的学生在也在便利店门口啃面包以及回想日剧里的种种苦逼场景,好吧,可是进超市一看,实在完全没有食欲啊!无奈只好用谷歌地图找了附近的繁华地段,除了拉面还是拉面…真心吃不来麦当劳里面队伍N长,肯德基无人问津,好吧,终于找到米饭了

继续阅读
京都大学

日本排名第二的京都大学朴实安静的不像一所大学,教授学者比学生多,女学生更是近乎绝迹,难怪有这么美的后山也没有被我抓到谈恋爱的。

继续阅读
京都的柿子

曹文轩老师说他在日本教书的时候柿子没人摘,依我看好摘的应该还是被摘了的,留在树上的虽然很多,显然没有梯子是无法摘到的吧。

继续阅读
表参道

终于来到了这里,表参道,东京爱情故事里永尾完治正式告别赤名莉香的地方。赤名莉香在此之后渐渐成为了一个回忆直至被永远地忘却,永远地消失在世人的视野里。而永尾完治,则一往无前地奔向了新生活。在新的世界里,东京汹涌的人潮迈着匆忙的脚步迅速地经过了这里。

继续阅读
陌生

在东京这座美丽的城市里,小孩子们的眼睛依旧天真无邪,成人们却已经学会了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对于确切地到达了这里的我来说,东京人似乎是另一个物种,非常地遥远,比我在中国看着屏幕那端还要遥不可及。阳光洒在街道边飘落的金色银杏树的叶子上,照在太阳底下很温暖,街道很安静,迎面走过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偶尔一小家子三口,偶尔一对情侣,这本是我以为美好的理想,身在此地却是这样的陌生,才开始有点确定中国是我的故乡,以及我的未来。

继续阅读
东京

很快就要离开东京了,最后一天起的太晚去不成迪士尼乐园了,有点遗憾。还未离开,却已经舍不得。漫步在惠比寿的街道上,看到了一些华丽眩目的建筑,忍不住过来看看,红色的西洋派塔型小别墅,艳丽的圣诞树以及干净的大片广场,沿着铺着红毯的下坡路走下去我才意识到原来已经到了日剧花样男子的拍摄地,惠比寿花园广场,夜晚应该会更加浪漫和华丽的吧。也许天黑了以后我会再过来瞧瞧。想起东京,总会记得她的美丽,想起新宿的买买买,人群的拥挤可以让人无法喘息。日本之行即将落幕,远方的道路开始明晰起来了。

继续阅读
坐飞机

每次坐飞机超过4个小时就浑身不舒服,想想去西班牙要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就心生怯意……坐在去漳州的滴滴上,感觉很不真实,好像还有半个自己被留在了日本…过去的十来天好像几个月的漫长,看着在日本天天用的谷歌地图在中国不能用有些怅然,总觉得自己是在云端,大地仍然十分飘渺。

继续阅读
在禾木

5年前,我一个人在新疆靠近俄罗斯边境的一个小村庄游荡,遇到了三位女生,看她们比我还悠闲,我就过去问了问路,想不到我刚说完话,其中一个姑娘就问我”大哥,你是不是莆田人?”,惊得我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想想旁边就是哈萨克斯坦和蒙古了,莆田人的名气会这么大?看这姑娘这么年轻,阅历应该很浅才对。我就问她怎么知道的,她说你的口音已经出卖了你。晚上住在哈萨克族的木房子里,几位乌鲁木齐认识的驴友拉着我,说隔壁也有福建人,大家一起过去聊聊天。几年以后,我收到了一封短信,内容是:小蔡,我们去巴西了。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继续阅读
滇藏线

6年前,第一次走滇藏线。出云南的高速路口,有个小伙拦车,一上来就盯着戴着耳塞望着蓝天白云的我,打了个招呼:哥们,去拉萨啊!他叫可乐。半夜,他拉我下车,说坐车去拉萨没意思,咱俩徒步搭车吧。于是凌晨1点多,我们在陌生的芒康寻找住宿,在一人20元的双人间里,可乐一边裹着被子一边跟我说:”我很害怕“。路上有很多骑行的年轻人,他们推着车子上坡,我们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蹬着脚也上坡。到处是广阔无垠的荒野,到处是广阔无垠的草地,到处是广阔无垠的河流。有一天过了一道索桥,可乐跟好心带了我们一程的驴友说我们就到这里下车,然后告…

继续阅读
寻找大海

回想起在越南沿着海岸线骑摩托车的美好日子,我查了查百度地图,骑着自行车往海边行进,结果到了地图的海边,我看到了一艘年代久远的小船搁浅在滩涂地,天上有只海鸟飞过,似乎在嘲笑着这个愚蠢的人。我不甘心,又骑了一段,终于看到了一点点浪花,传说中的沙滩是一点影儿没见着,看了看地图,已经在汪洋大海里,赶紧掉转车头,回家洗洗睡睡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