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文字世界

《第七天》第一遍阅读

我在今天早上看完了余华的《第七天》。 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余华的书以后,我就一直非常喜欢这位叙事能力超强的作家。嗯,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是余华?好吧,我想,这或许是个人的太偏爱了吧。

继续阅读
1
最喜欢塔矢亮

棋魂或许是我最喜爱的一部漫画,他或许没有富坚的《猎人》那样漫无边际的幻想,也没有《灌篮高手》充满青春的汗水,可是,《棋魂》实在太细腻了,光不甘心地暗下决心和塔矢亮地努力执着,总是让望着蓝天的我,深深触动。 高中第一次看的时候,惊艳的佐为几乎完全吸引了我的目光,他的悲伤和喜悦总是让我想起总要落泪,或许是因为与他的相识是在最脆弱的高中时段所致吧。而光的一步步成长总是让人很为他高兴,每次都那么地有惊无险。看着他们一起快乐地不断进步觉得真的好励志,也很幸福。那是我们还在努力读书,有着明确的高考目标或者是大学努力进取…

继续阅读
很喜欢的写郭襄的诗

我走过山时,山不说话, 我路过海时,海不说话, 小毛驴滴滴答答,倚天剑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才在峨嵋山上出了家, 其实我只是爱上了峨嵋山上的云和霞, 像极了十六岁那年的烟花。       在知乎看到,出处不明。可能是北大未名BBS某才女的签名档。

继续阅读
安妮宝贝(二)

有几个地方,她引起我深刻的思考: 1.她与社会格格不入,憎恨这个商业化物质化的人们,那么,她选择怎么做? 蛛丝马迹如下: 1.依靠有钱的老男人,各取所需,她要物质,还有,思想上的自由。 2.四处游历,当老师,写游记和照片投稿,最后生活不规律,长期休养。 3.当医药实验。 最后一条触目惊心。 是的,她选择抗争,更加猛烈,不过,她从来没摆脱过寂寞,我想,这是必然的,我能理解,一个人的幻想期望和付出的代价的隐晦关系。 我思考了很久,有关我今后该怎么办的问题。 一切功德圆满,也就一切剧终人散。

继续阅读
安妮宝贝(一)

她叙述的平静让我吃惊,如此冷漠忧伤的情调我似乎刻意回避了太久,她的文字是精致的,到处跳跃着魔幻的音符- 充满冰冷。 我并没有排斥 – 这里,有我曾经的影子。 她的第一篇《告别薇安》集结23个故事,我只看了五,六个,然后我就合上了书。这本《精选集》如果没有意外,我不会再翻起。

继续阅读
漂(八):最后

五个月以后,我和莫辰来到一个村庄的入口处。莫辰近几天走路老磨磨蹭蹭的,他本来做事就慢条斯理的,加上现在这么得寸进尺,我就觉得自己是走两步退一步,这使我感到很恼火,因为这使我想到自己已把对手逼入死角,却被对方反戈一击。 莫辰对我很克制的发作视而不见,只是皱着眉头想他的心事。

继续阅读
漂(七):梦(2)

“我的名字叫莫辰”,莫辰把手背枕在后脑勺,自语道。 然后他的眼睛眯成两道黑线,周围就寂静了下来。 梦要开始了,他想。 这次是海边,浅浅的沙滩,近水处停泊着久经风雨的深黄色小渔船,黑色的礁石黑色的灯塔,绿色的海水。

继续阅读
漂(六):梦(1)

回到客栈,夜已很深。 我推开窗,向窗外的世界呵了口气,然后脱下鞋,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床上:躺着真舒服。 我很快就觉得现实的世界沦陷了。 眼前一片漆黑。 我觉得,我来到一个黑暗世界的中心,到处是黑茫茫的,没有一丝光亮。但是我不慌张,在那里静静地等,眼睛望向身右的上方。

继续阅读
漂(五): 莫辰(3)

“刚才在过小道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想你的心上人?”他望着辽阔的水面,问我。 想刚才我自我陶醉的样子一定很傻,我觉得脸很热,然后觉得耳根也很热。 他笑了。 我想到了老人们看到一对青年男女并肩而走的那种笑容。 我忽然对他的感情生活非常感兴趣。这么个古怪有趣的家伙,他的爱情会是什么样呢?

继续阅读
漂(四):莫辰(2)

看起来,今夜,莫辰的心情确实很好。于是我问他: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那晚你会在那里? “六个月前,我终于找到了梅山。然后和你一样,经历了一样失望万分和不甘罢休的心情。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是我最后一次去梅庄。我坐在那级冰冷的石阶上,思考我的未来。天下是很大,我却找不到自己的去处。似乎这么大的世界,不能有自己的一个天地。那时我很沮丧。刚好碰上了你。”他转过他来,狡黠地笑,眼睛似乎在说“真的很不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