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社(一):二人同盟

围棋社:二人同盟

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我所在的校园一片沸腾,人们过面便说:“今晚有流星雨!狮子座的!听说是特大型的,会持续很久的!”
我躺在高一(13)班的宿舍床铺上,对周围的热闹和人们的奔呼相告表现出惯常的置身事外的态度,我还有一本书没看完。是合本,书名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老实说,我对美国的作品没有太深的印象,而且看的过程缺乏共鸣。不过那时的我很有耐心,只要是书,何况是好友推荐的,一定会啃完,这本书相当厚,我啃了好多天,牙都快磨破了,还没解决它。

此刻,我一个人高高在上地坐在上铺,床沿下地人们来来往往,我有种自己太清高的感觉,呵呵,怎么看都有点耍酷。可是,我在这里,可实在没有什么好说话的朋友,一年的时间,并不能让我了解别人,也不能让别人了解我。
却听到很响亮而又很急促的一阵脚步声,一个胖胖的黑影后面跟着,我听见他喘着气喊:“喂!喂!蔡俊兴!我买了个西瓜,要不要一齐吃啊!”
我很开心地笑了,合上书,压在枕头下,溜下床梯,走到他面前,“西瓜呢?”
“想吃是吧?想吃就早说吗!那,你看,够大吧!”他拿出藏在身后的黑色袋子,抱了抱,在我面前晃晃,然后说:“有调羹没有?我没有。”
“只有一支。。。。。。”我到床铺边的行李包翻了几翻,很无奈地告诉他结果。
“那怎么吃啊?”他丧气了。“叫我去哪借啊!”
“一人一口。。。。。。”
“也只能这样了。。。。。。”

蔡翔华。
蔡翔华长得像电影《求求你,表扬我》的那个男主人公,头发剃地极干净,又平又直,脑袋很大,身型用魁梧来形容比较好听,个子不高,眼睛看起来很机灵,骨碌碌地转,却又冒着傻气,嘴巴似乎总尖着,好像一直想说:“那。。。。。。”,喜欢里面穿一件红色短袖外加不扣纽扣的白加黑条大衬衫,便装长裤,远看笑呵呵迷人可亲,近看傻呵呵讨人可爱,总之呢,这人不容易惹人厌,然而和他做哥们的大概也不会多。
我已经忘了那晚为什么他要请我吃西瓜,唯一记得的是那晚的西瓜很不错,水多,又甜,我们把瓜壳理稍显红色的部分吃的非常干净。
他问我:“蔡俊兴。。。。。。那。。。。。。你喜欢什么?”他舀了一口,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递给我调羹,一边眨巴着眼睛看我。
我拿着调羹,一边搜寻可以下手的目标一边漫不经心地答道:“喜欢看书啊!”
他对我着副心不在焉的态度极为不满,一把抱走西瓜,“你喜欢看书,谁不知道!”
我望着被抛在空气中的调羹愣了会儿,赶紧转过头盯住西瓜。
“你不说我不给!”他倒是一本正经。
“好,我投降。。。。。。先把西瓜拿过来”,我温和地劝慰他,顺便把西瓜搬回来。
“除了书,还喜欢踢球,爱看漫画,喜欢自然科学,还有天文,当然,现在又多了一样,高中才有的。”
“什么?”他凑过头。
我把最后一勺西瓜吃完,然后慢慢地说:“吃!”

那天晚上,学校似乎预料到要有一个敌我双方对抗的时刻,为了避免日后江西服装学校学生暴动的事件提前上演,校长和楼管们一早便严阵以待,手电筒的光影在校园和宿舍楼四处游荡,到处是:“睡觉去!睡觉去!不准乱跑!什么流星雨!安静地去睡!”
毛主席在很多年前就教导我们,群众的意志是不可以违抗的,我听到很多人在操场和走廊里呐喊,欢呼,一阵阵的惊叹声和欢呼雀跃,我趴在靠窗的床沿,什么也没有。我同宿舍的人,在外面被赶了回来,大家一齐关心地问:“怎么样?看到流星了吗!”他一脸丧气,“流星!我还流光呢!到处都是手电筒,什么也没看着。”于是大家笑,很开心,幸灾乐祸。不久,宿舍就很安静。
他们睡了么?
我没有睡。
我是不是一个寂寞的人,这个问题,已经不再重要。但高中的时候,我确实经常失眠,越到后面越加频繁。
我爬下床铺,打开门。扶住栏杆。
我看见了流星。
苍蓝的夜空,有几朵淡淡的云,没有看到几颗星星,大家都睡觉去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下子冒出了两三个亮点,发着金色的光,在深夜没有一丝瑕疵的底布上迅速地划过,穿梭着,然后很快地消失。
很美。
我想许愿。
很多传说经古传唱,不因为它有多么有内涵或道理,仅仅单纯地因为它美好。
令我惊讶地是,离我不远处,也有一个人,在看流星。
蔡翔华。
我走近他。
这一次,轮到他头也不回地看我,说:“真美啊,刚才一大片。太美了,不枉此生了啊。”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那种向往的眼神和幸福的表情了。
在我18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失去了。
我对他说:
“我给你一个建议。
从今天起,我们成为二人联盟。
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他笑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围棋社(一):二人同盟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